{page.title}

房企境外高息融资终非长计

发表时间:2019-02-21

国内企业境外融资的成本在飞快回升。1月30日,富力地产发行的3年期美元优先票据利率达到9.13%,但融资数额只有3亿美元。这还不是近期最高的债券利息。去年10月30日,业界翘楚恒大地产发行3笔总金额达18亿美元的票据,其中的5年期债券利率定价为13.75%,票面利率为今年亚洲垃圾债券第三高。几乎同时的泛海控股和正荣地产的债息,也分别到达12%和12.5%。而在2017年8月3日,融创中国发行两组金额共计10亿美元的高息债券,票面利率还辨别为6.875%和7.95%的程度。“垃圾债券”这个名字,至少在笔者看来切实不好听,而且也不必要。说不好听,是因为可以换成好听的名字,比方“高息债券”或者“投资债券”;只是笔者转述上述信息时,原报道是这样称说的,而且业界上是有这个称呼的;说没有必要,是因为在笔者看来,借债还钱是“周瑜打黄盖”,你可以买,也可以不买,两厢情愿,没人逼你。但既然有这个称说,就说明在那些专门放贷的投资者眼里,发债人的信用跟投资危险,对他们就是“硬情理”,钱当然要赚,可能遇到的晦气,更要骂,不什么理不理。为什么高息?很简单,这取决于债户对债务人的还债才干的判断,那要么就不买,要么就得付他高本钱。用中国话说就是“利从险处求”。这还只是小的“没理”。更大的“没理”是,当初大量发行“垃圾债”的,偏偏都是国内名列前茅的龙头企业:无论恒大也好,融创也罢,甚至还有碧桂园,等等,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字号?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名流企业,却在表演“垃圾债”印钞机的角色。由此可能假想,如果这些国内顶级的商家都这样窘迫,那些如同大陆鱼类那样处于食物链末端的中小企业,就更难以设想了。估计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”的气象会很普遍。国内企业本是出于无奈的高价借债,在国际上却招来了“哄抬物价”的侧目。据报道,有国际分析机构发布报告说,正是因为中国企业饮鸩止渴地加息,亚洲垃圾级债券的平均收益率已攀升至逾6年来的最高水平。“没情理”的事件还没完呢。只管中国企业腆着“垃圾”脸面、对境外债户慷慨回报,但他们在国内发债的利息,可远远没有这么高,个别也就是5%到7%罢了。要是按照国外的标准,估量会有人骂他们“耗子抗枪窝里横”。真要这样,中国这些企业可真是“老鼠钻进风箱里”,两头都不是人。境外投资者果然看空中国地产大鳄了吗?不能这么说。不要看他嘴里骂“垃圾”债券,那是假象,关键要看他是否掏钱认购,只有买了,就不能说是看空。目前还没据说“垃圾”债券发行落空。所以,不是垃圾不垃圾的问题,而是国内企业、尤其是地产大鳄们为什么肯出高价?为什么同样的企业发债本钱内外迥异?之所以出大价钱买“血”,那一定是极度“贫血”。这不仅是逻辑,而且也是有数据为证。比喻恒大,据报道,绝对其目前账面资金1565亿元而言,1年内到期债务,竟然高达2985亿元,可以想象其资金压力有多沉重。此时只能是借新债还旧账。再看富力地产。据统计,2019年以来,富力地产已实现了8笔融资,融资范畴超250亿元,其自述也是为了“偿还原有债权”。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富力地产负债总额为2863.21亿元,资产负债率81.46%。81.46%的资产负债率,有可能是乐观的算法。因为能够参照融创,负债率120%,但据报道,假如打算永续贷,融创负债率将增加数倍。开发商因为缺血而不得不高价补血,这是前多少年高杠杆大肆扩展留下的后遗症。这个后遗症不仅表现在贫血,而且还在其余很多方面都留下后患,比如高周转率下的“萝卜快了不洗泥”,建造施工赶工期甚至于事变始终等等,不仅富力地产是这样,碧桂园是这样,甚至行业标杆万科也是这样。全体行业当初接替了昔日“带血”的煤炭行业,成了国内保险事变最大的行业。房地产企业不惜高价境外借贷,这诚然是对以往高杠杆扩大所支付的代价,更是由于海内市场供应不足而被迫转向境外,这等于是在金融服务市场上的进口跟贸易逆差。 (任务编辑 程子桐)